主頁  »  文章分享  »  黑暗中對話旅程

黑暗中對話旅程

黑暗中對話旅程

「黑暗」是個負面辭語。對於視障人士來說,「黑暗」也不分晝夜,眼前就只是一張漆黑的黑幕。六月二十三日下午,有機會參與<香港失明人佛教會>(下稱佛教會)辦的活動――「黑暗中對話旅程」,真的又緊張又興奮。

我雖是視障,但眼前仍看得見矇查查的景物。在黑暗的場景裏,儘管我睜著眼,眼前仍是一片的「黑暗」,甚麼也看不見。

聽著鳥語,腳踏著泥沙和碎石地,你彷彿就在郊野公園的小徑上走著。咦,脖子為甚麼癢癢的?啊!原來是身旁或頭頂上的植物,跟你「搔首弄肢」。

海鷗聲,海浪聲,汽笛聲,船的引擎聲,直昇機的引擎聲,加上腳下感受著引擎的震動和船的搖幌,你看不見,也會知道,你是走過碼頭和搭乘著船呢。「唉,小心跳板,上岸後,我們會到尖沙咀的鬧市去。」,導賞員Alsa小姐說。

交通燈的「嘀、嘀、嘀」聲响著,揸緊時間過對面馬路去。Alsa問:「你們摸不摸到報紙攤上擺了多少份雜誌?」她又說:「雜貨舖裏放了甚麼東西?還有停泊著的車子,摸不摸到擋風玻璃窗?」。放在面前的東西,就靠你的觸感來辨別。或許我少買「意粉」,我想來想去,也說不出手上那袋長條條纖幼細長的東西是甚麼?同伴們很聰明,樣樣東西也猜對了。

只有八個座位的小音樂廳,播放著海浪聲和輕音樂聲,還有輕快的Jazz音樂,雖只是六、七分鐘的賞悟,也很令人快意和舒服。我想,為甚麼座位沒有使人坐得舒服的靠背?在「安全」和「舒服」兩者來說,當然是前者最為重要。在黑暗中,長長的椅背,豈不使人容易「撞板」。

「黑暗咖啡室」裏賣的飲料和餅乾不算貴。這可讓人在黑暗中感受一下,另一種吃喝的滋味,真的有趣。服務員又怎知道我給她的,是二十元的鈔票?或許,她是用了辨別鈔票銀碼的「辨鈔器」吧!

在五個不同的場景,感受著物件的質量,耳裏聽到的是甚麼聲音?鼻子和嘴裏嗅到的、嚐到的,是甚麼氣味和味道呢?健視的和視障的,感受應會是同樣沒有視覺下的感覺。

感謝Alsa小姐給我們的導賞;感謝主辦「黑暗中對話旅程」的機構給我們幫忙。這75分鐘的旅程,讓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感覺。

活動過後,我們五人(Happy小姐, Stephen Yim, Gary Lai, Kevin Ng和我)一同回佛教會作分享。道健師兄(李健)辛苦了,為我們主持。

Happy小姐說:「很多時候,肉眼看到的,也不一定是事實的全部」。

「對待視障者要有耐性。」Stephen Yim說。Kevin Ng認為:「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視力。」

我和Gary Ng也有同感――沒有視力,真的寸步難移,真的佩服視障朋友的胆量和勇氣。

是次活動,讓我學習和感受到失去視力所面對的困難和障碍。我雖只餘下不多的視力,但我仍希望,以有限的力量,為身邊的人伸出援手。

會員:蔡國強
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