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  »  文章分享  »  《明覺》專訪 – 願得智慧真明了:失明人佛教會與寶林禪寺的因緣

《明覺》專訪 – 願得智慧真明了:失明人佛教會與寶林禪寺的因緣

香港失明人佛教會核心成員:(右)創會主席文康廉及太太嚴麗珍、(左前)總幹事范大耀(左後)資深會員李健

肉眼無明,苦止一生;慧眼無明,解脫何期?

讓視障人士重拾內心的光明,是香港失明人佛教會(以下簡稱「佛教會」)──本地唯一為視障人士服務的佛教組織──持守的信念。

近年,導盲犬以可愛的姿態透過媒體親近大眾,社會對於視障人士的理解好像提高了。然而,失明人士與社會隔絕的情況依然常見。今年5月,佛教會會友再度與大覺福行中心及鄰舍輔導會的義工合作,上門探訪石硤尾區的獨居長者。其間,筆者聽到了這樣的一則故事:一位視障朋友上街時與路人發生碰撞,竟被回敬一句「盲就唔好出街啦!」因著這句說話,那位失明朋友足足十年再沒有外出……

為了幫助視障者走出內心的陰霾,佛教會於1995年正式成立。創會主席文康廉師兄四十歲喪失視力,卻自言很幸運,沒有為了失明流過一滴淚,很順利便渡過難關。「佛法的修持發揮了很大的作用。」文師兄言談之間,流露了堅定的信念。

文師兄求學時期專研數學,二十歲開始接觸《金剛經》,驚嘆佛典內容細緻周密,與數學原理甚為契合,當中蘊藏了人生乃至宇宙的真理。文師兄是英國華僑,回港時原本只打算短暫停留,在盲人輔導會接受復康治療期間認識了一些失明人士,發現很多同儕仍然苦於病障,遂發心創立佛教會,希望彼此同願共行,減輕視障為生活帶來的困難。

文師兄進一步解說佛教會的理念:「我們希望幫助會友做到以下三點:第一,接受自己的殘障,不再抱怨;第二,積極做好家庭中的角色;第三,漸次引領他們學習佛法,開發智慧,離苦得樂。」

佛教會製作的點字佛經,現時完成了三十多部,涵蓋不同類型的典籍。
健視者慢慢朗讀經籍,失明者像默書那般用點字機打出經文。

衍藏法師任指導師

最初,佛教會由文師兄等數位居士發起,直至1997年,文師兄太太在盲人輔導會當義工時遇上衍藏法師。出家前在演藝界工作的法師善用其專業技能,積極替失明人士製作錄音書。善緣和合,法師應允到當時位於窩打老道的佛教會會址(文師兄夫婦的居所),定期教授佛學班。「至此,我們有了出家人擔任指導師,因緣具足了。」文師兄欣慰地說。

聖一老和尚座下皈依

因著衍藏法師,佛教會與寶林禪寺的法緣更見親厚。1998年,佛教會第一批會員前往寶林,在聖一老和尚座下皈依三寶;翌年,第二批會員緊隨其後。好動樂觀的「開心果」李健師兄憶述:「老和尚很慈悲,特意走到寶林門前迎送,多番鼓勵,提醒我們要多念佛。」自此一眾會友經常到寶林去,參加法會,精勤修行。

部分佛教會會友與聖一老和尚在寶林禪寺合影
與衍空法師於「心光之旅」合影
與衍行法師於禪心精舍合影

老和尚對失明人士予以款待,一眾弟子也格外關顧,例如衍空法師與一眾弘法使者,曾偕同佛教會會友參與三日兩夜的「心光之旅」,參訪廣東韶關的南華寺、雲門寺等。

現時佛教會的指導師衍行法師,同為聖一老和尚弟子。衍行法師駐錫荔枝角九華徑的禪心精舍,專弘彌勒淨土法門,為佛教會會友主持八關齋戒、禪修小參等。「行師父也很慈悲,會邀請我們到他的寮房吃茶談天,好難得的呀!」李健師兄說時笑逐顏開。禪心精舍的衍鎔法師體察到失明朋友的需要,也曾特意為佛教會會友開班教授禮佛、過堂等律儀。

除了寶林禪寺多位師父,佛教會並獲得諸山大德的支持,如衍藏法師引介的淨法法師。文師兄表示淨法法師是首位南傳的香港出家人,駐錫元朗攸潭尾的聞思修禪修佛法中心,為佛教會成員廣開方便之門。另外,泉慧長老同樣鼎力扶持,佛教會使用的法本等等均由長老認可;現時位於深水埗的會址開幕當日,更禮請長老及衍行法師主持灑淨開光儀式。

與淨法法師攝於聞思修禪修佛法中心
泉慧長老在佛教會新址主持佛學講座

衍陽法師悉心扶持

到了近年,佛教會與衍陽法師創辦的大覺福行中心合作無間。大覺成立於2009年,2011年與佛教會結緣,文師兄表示當年是陽師父慈悲主動聯繫他們的:「陽師父積極推動生命教育和社會服務,特別關顧弱勢社群,失明人士成為了師父的支援對象。」

首先,為了鼓勵失明人士與外界接觸,陽師父主張拓展佛教會與鄰舍輔導會合作的長者探訪計劃,除了在原有的節日探訪(一年三次:農曆新年、端午、中秋)之外,實行每月一次的定期探訪,好讓視障義工與受訪長者建立更持久深入的關係。數年之間,探訪團隊由最初七隊(兩位視障義工搭配兩位健視義工,四人一隊,共廿八人),擴展至現時的廿一隊。

陽師父素來助人不遺餘力,善知識的自然流露,讓文師兄印象深刻,「當時只見過陽師父一面,爽快的師父便單刀直入說:『康廉,我們無分彼此,總之一起做吧!我有六百個義工,最好最能幹的都給你!你要多少個?你先揀!』」

衍陽法師、傳燈法師與大覺義工(圖:大覺福行中心)

菩薩化身廣衍大愛

佛教會會員也經常參與陽師父開辦的「生命教育營」,從中得到不少正面的改變。《感恩讓我遇上──衍陽法師紀念文集》新近出版,文師兄代表佛教會寫了一篇文章,提到陽師父曾經因為中風而失明,也許因此更明白他們的痛苦。最初文師兄覺得陽師父對失明人士特別好,後來才發現師父一視同仁,無條件地付出大愛,「師父就像觀世音菩薩、地藏菩薩的化身,活像慈悲的能量體,流到哪裏也好,哪裏有人需要幫忙就會去幫忙,做事不會想太多。」

身為創會總幹事的文師兄反複強調,必須珍惜十方的護持,不能濫用。「這些不是私人交往,師父要幫的是佛教會的失明人士,我們的定位必須清晰。」

失明人士學佛障礙

訪談之間,文師兄這句話讓筆者印象深刻:「不要令別人生起煩惱」。幾位受訪者一同表示失明人士出外參加法會時,困難甚多,例如拜佛的時候或會碰到前排會眾的身體,對方可能不為意他們失明,場面難免尷尬。這些時候,大抵失明人士心裏也會難受,文師兄卻處處為了別人設想,生怕失明人士會為他人增添煩惱。心量之寬大,誠然可敬。

李健師兄補充說即使有義工陪伴,失明人士參與法會時也容易緊張,難以攝心,因為害怕會犯錯,「佛教會提供一個沒有壓力的環境,讓視障朋友先打好基礎,熟習各種規矩,讓他們壯大膽子。有了自信,會友便可以出外闖,參加不同的活動。」

佛教會讓失明人士接受律儀訓練,並讓他們觸摸法器,有興趣者甚至可嘗試擔任維那、悅眾等職務。
會眾手持竹竿繞佛,彼此之間保持固定距離,否則勾肩搭背會顯得不莊嚴,這樣做也免卻了男女眾性別之分。

賣旗籌款端賴護持

失明人佛教會為本地註冊的非牟利慈善團體,多年來並無接受政府資助,經費仰賴十方善信的護持。9月24日,佛教會將於港島區進行賣旗籌款,今年請得衍傑法師及陳潔靈女士擔任宣傳大使。

衍傑法師特意作出呼籲:「失明人佛教會是全球唯一提供粵音點字佛經的慈善團體。他們沒有因為失明而放棄自己,時刻珍惜生命,誠心學佛,發心助人。心中有愛就有『光明』,心中無愛就是『失明』,光明在你、我、他的心內。讓我們攜手把這份愛心放送出去,出心出力支持賣旗活動!」

9月24日這個日子,也是衍陽法師在病榻上替佛教會揀選的。暗路明燈繼續點火,驅走眾生心裏的黮暗。

失明人佛教會急需大量義工協助賣旗。如有興趣,請致電2361-0801 查詢,或可直接在網上報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