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  »  文章分享  »  梵唄法器燃亮了我的心燈

梵唄法器燃亮了我的心燈

梵唄法器燃亮了我的心燈:
失明人婉妮學習打法器的故事

1

失明人士曹婉妮自2017年起學習法器。

黑暗收押了她周遭的一切。然而,她還有一顆心燈,供奉在深處的內殿。

雙手錘棒來來往往,鐘鼓聲響前後相繼,敲開了她的心門,讓她走到寧靜的內殿,安住在慈悲法喜之中。

曹婉妮,失明人士,學習法器約四年。年輕時,她的雙目也曾經如常人一樣。七、八歲那年,她有次摔倒在地上後,眼睛便漸漸出現夜盲症狀。有次回家鄉探親,更因晚上看不清而摔進池塘裏去。某天放學回家,又在朦朧視野中摔下樓梯,讓她開始生起失去光明的恐懼。

她二十多歲投身社會工作後,視力急劇下降,只以模糊的視線支撐著。直到有一天睡醒睜開雙眼,世界竟驟然剩下一片黑暗。未來的生活將會怎樣過,完全無法想像。「那時候,我連在街上行走也應付不了。」

在無法回頭的人生路上,婉妮走出家門,學習摸著黑,在未知中前進。1998年,她失明後不久,便前往香港盲人輔導會,重新學習生活技能。也就是在那時候,她認識了香港失明人佛教會創會主席文康廉師兄。

「衍藏法師舉辦了佛學基礎班,妳有沒有興趣來聽?」

婉妮感到好奇,便隨他一起參加。「聆聽佛法的感覺頗為舒服。然後,我也希望能夠做一些善事。」她開始協助失明人佛教會(下稱佛教會)製作點字佛經和錄製有聲佛經書,讓其他失明人也可以學佛。

她想不到自己既可以認識到一群法友,還可以有所貢獻。

「從此,我的路便不會亂走了。」婉妮心裏欣慰。

小小的燈懸著,讓她的人生路黑而不暗。

失去了視覺,如何練習敲打法器?

證蓮法師定期來到佛教會,教導會員學習梵唄。佛經有云:「以音聲作佛事」和「以歡喜心,歌唄頌佛德」的供養。失明人也能學習梵唄,讓道場莊嚴清淨、令聞者生起清淨之心,亦是一種供養。

婉妮起初先學打小魚、引磬等簡單的法器,後來進而學習較難掌握的「寶鐘鼓」。要做到左手敲鐘、右手敲鼓,一心二用,一切必須拿捏準確。

在超過一小時的法會中,健視的人要一邊念經,一邊以雙手敲準所有節拍,尚且不易;對於失明人士來說,難度可想而知。

婉妮說,秘訣在於專注、放鬆和信心。

1.5

邊打法器、邊唱誦贊偈,可令人身心清淨,並生起歡喜心。

婉妮(圖左)說,十分感謝證蓮法師的教導。

「要全程保持專注。如果某個動作亂了,例如鐘、鼓一起打,之後便會全部亂了套。敲打的位置偏移一點點,可能已經打不中;而敲打側部和敲打中間的聲音,也完全不一樣。如果敲打的位置不對,聲音便不好聽了。」

然而,只有專注、不懂放鬆的話便容易緊張。「心裏一急,就會念錯經文。所以要放鬆。口裏唱誦經文時,人便會放鬆下來。」 

手中一邊敲打,口裏要一邊念經,耳朵一邊聽著。婉妮說:「打法器時,身、口、意要一致,例如打木魚,要注意速度快慢、節拍對不對,期間還要細聽別人打鑼的速度,如果鑼聲快了半拍的話,我的手就要隨著快起來了。」

一首《爐香讚》,婉妮花了約數個月學習。她特別感恩證蓮法師的教導:「她循循善誘教我們如何拿法器、敲哪個位最好聽。每次練習,她都會跟我們一起唱誦。」練習前,健視義工會把整首經文錄下來,讓會員在家裏預先溫習。練習期間,如果有學員忘了拍子或步驟,法師便會在他/她背後輕拍一下提醒。

「信心也很重要。如果一直害怕敲錯,就每次都會錯。」婉妮說。

她認為學佛亦如是──「信心」最重要。「我相信佛陀說的真理,相信佛法可以應用在生活裏。我每天都有煩惱,不能說每一次都完全解決,但我不會那麼執著。例如疫情時期,大家情緒容易波動,跟他人相處時也有容易煩惱。我會祝福對方,而不會跟對方鬥氣,或者認為自己是弱勢,否則我只會越來越不開心。學習佛法讓我快樂很多,知道要體諒對方的難處。這樣,自己的煩惱也少一些。」

藉著打法器 提高覺察力

自從加入法器組,練習日子久了,婉妮發現自己的覺察能力有所提升。

「打寶鐘鼓時要很專注,左手打鐘,右手打鼓。這可以訓練我們的專注力和覺察力,達到身、口、意專注合一,一心不亂,同時覺知自己當下正在做甚麼。」

婉妮說,學佛最大的得著,就是生活上碰上困難時,可以用佛法處理。「遇上困境時,我會覺察自己當下有沒有生起煩惱,思考如何處理事件是最妥當的,乃至放下過去。」

她認為,其實煩惱常常都會有,但如能提起覺察力,煩惱很快就會過去。「失明本身已是很大的煩惱了。」婉妮微笑著說:「例如在街上行走時很易撞到人。有時我在店中購物,撞到物件時也會生氣,但(情緒)很快就過去了,知道下次在中間通道行走就好。我常提醒自己提起覺察力,盡量讓自己平靜一點。少一些緊張,路也更容易走。」

「佛法可以助我們脫離苦惱。這份得著,比任何東西都大。」

每次敲打法器,她都回到內心的家,安住在平靜之中。漸漸地,這份寧靜也擴散到她的日常生活裏。

3

黑而不暗

婉妮說,前生的因,讓今生有失明的果。

然而,「失明」也讓她遇上佛法。

「我相信因果,所以不會去埋怨,也不會去質疑為何『又是我』,否則只會一直(在煩惱中)『兜圈』(繞圈圈),走不出來。如果困在屋裏,情況只會更差,所以我會看機緣巧合,如果眼前有兩個活動可以選,我會先選能夠幫到人的。」

婉妮認為,人生的意義在於貢獻以及走正確的路。她說,助人並非要「有好福報」,「我認為助人時不應這麼想,我的最終目標是脫離貪瞋痴煩惱。」

她最近做義工時探訪了三位長者,聆聽他們的心事。他們各自有不同的難題:「有位八十多歲的,最近發現自己體重輕了很多;也有的漸漸變得口齒不靈,難以表達⋯⋯

「每一次陪伴他們,我也很開心。」

提著一盞心燈,她繼續摸著黑,在路上前進。「我還在學習中,很多事情也做不完善,感覺力不從心。但我仍會堅持下去,運用佛法度過各式各樣的難關。」

註:佛教會將於2022年1月8日舉行賣旗籌款活動。支持賣旗活動,有助佛教會支援更多有需要的失明人士學佛。